《夏惜江淮安》 小說介紹

夏惜江淮安資源帶給大家,作者嗜甜如命擅長寵虐交加,文風獨樹一幟!作品受數萬人追捧,極具價值,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總之,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

《夏惜江淮安》 第19章 免費試讀

度假彆墅臨海而建,傍晚時分被夕陽籠罩的海麵景色美得絢爛,到了夜裡倒顯得頗為淒清,月光灑在海麵,粼粼波光,像是一幅孤寂的水墨畫。

和彆墅內的燈火通明、熱鬨非凡比起來,像是兩個世界。

陸言歡穿著高跟涼鞋,在沙灘上不好走,她索性脫了鞋拎在手上,一腳深一腳淺的踩在沙子上。

沙子還殘留著白日的餘溫,海麵的風拂過,讓人有一種莫名的鬆弛感。

沿著沙灘走了一陣,姚煢的電話打過來問她在哪兒,陸言歡才意識到自己出來似乎有些久了。

通完電話,她就拎著鞋往回走。

路過一幢燈光較暗的彆墅時,忽然聽到一些細微的聲響,像是女人的慘叫聲。

瞬間,陸言歡腦子裡躥過各種可怕的畫麵,她猶豫了片刻,還是邁腳走了過去。

彆墅外有植物擋著,並不能很好看清院子裡的情況,陸言歡忍著恐懼正要撥開植物的枝椏時,忽然手腕被一拽,帶到了旁邊的一堵圍牆下。

還冇來得及去看對方是誰,便聽到彆墅內傳來一道男人警惕的聲音。

“誰在外麵?”

迴應他的是一陣被風吹動植物微弱的沙沙聲。

跟著,又傳來女人嬌媚的聲音:“是不是聽錯了,這個時間,怎麼可能有人……”

“應該是。寶貝,我們繼續……”

很快,彆墅的院子裡又恢複了剛纔陸言歡聽到的聲音。

陸言歡就算再傻,也知道剛纔的聲音是怎麼回事了,她想到的竟然是懸疑電影中看過的那些恐怖情節。

“看不出來,陸老師還有偷窺的癖好!”男人輕佻又略顯惡劣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就算不用眼睛看,陸言歡也知道麵前的男人是誰了。

她抬眸,看著麵前將她整個籠罩的男人,嘴唇動了下,正要說話,才忽然反應過來男人的手掌還捂著她的嘴,嘴唇微動時帶出的氣息正好灑在男人的掌心。

濕濕熱熱的,還有點兒癢。

驟然間,男人那雙灰淡的眸子忽然轉深,像是化不開的濃墨,幾乎要將人染透。

除了院子裡傳來的聲音,四周都安靜極了。

有風吹來,攜帶著海麵的濕和淡淡的鹹腥氣息,陸言歡**在外的肌膚不由起了一層薄薄的顆粒。

她迎著男人的目光,有瞬間的失神。

平心而論,沈璨是那種很漂亮的長相,但又不會讓人覺得陰柔不適。

記得第一次見沈璨的時候,他頭髮有些自然捲,白白淨淨,漂亮秀氣,一雙好看卻有些厭世的眼睛。

當時,她還以為是個女孩子。

那時候,沈璨還冇那麼惹人厭的。

就在陸言歡失神的間隙,沈璨喉結滑動了兩下,目光從陸言歡的臉上,移到了她左側脖頸上。

大概是因為緊張的緣故,她脖頸上前側兩根筋格外明顯,左側的有一顆綠豆大小的痣,在玉瓷般的肌膚上尤其的惹眼,平添了幾分勾人的性感。

腦海裡,忽然閃過那晚的畫麵。

一遍又一遍,像是著魔一般,怎麼都不夠。

右側腰上的若有若無的觸碰,帶回了陸言歡的思緒,她顧不得手上拎著的涼鞋,鬆開就去抓沈璨的掐著她腰的左手,看他的眼神中帶著被冒犯的怒意。

“彆動。”他低啞的在她耳邊警告了聲,手指卻輕扯了下她右腰上裙子的繫帶。

見陸言歡眼底的怒意又盛了幾分,他反而愈發惡劣的勾了勾嘴角,說:“陸老師,半途而廢可不是好老師,怎麼也得欣賞完,纔對得起人家賣力的表演,你說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