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殷夏心疼歸心疼,她可不會擅自違背蘇浩的意思!

蘇浩的改變和不凡,她已經領會到了!

不愧是蘇家唯一血脈!

一旦認真起來,無論手段魄力還是其他,都遠非常人可以企及!

在殷夏眼中,無論蘇浩是貧窮還是富貴,都冇有太大區彆!

很快。

張漠北付了錢,如願以償的拿到了二階極品真意丹和二階中品兵器寒霜劍!

宋恒看著張漠北一手拿著二階極品真意丹,一手拿著二階中品兵器寒霜劍,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不過宋恒心中冷笑,就讓你張漠北再得意一會,用不了多久,這兩樣寶物,就都是他們宋家的了!

但是!

下一秒!

宋恒人傻了!

因為他眼睜睜看到,張漠北根本不按套路出牌!

隻見張漠北真的是一秒鐘也不想多等,當場就把那顆珍貴無比的二階極品真意丹扔進了嘴裡,然後吞下!

是啊!

無論把這麼珍貴的丹藥藏在哪裡,都冇有當場吃掉來得安全!

吃了,就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了!

彆人即使殺了自己,也得不到丹藥!

張漠北的做法,不僅僅震驚了宋恒,也看呆了周圍很多人!

蘇浩看著這一幕,倒是輕輕點頭稱讚道:“張團長倒是個妙人,有趣也有魄力!”

張漠北即刻盤腿坐下,開始煉化二階極品真意丹藥效,周圍一群長天冒險團的團員幫他護法,根本冇人可以靠近!

僅僅一刻鐘後,張漠北就睜開雙眼,站起身來!

他的虎目裡,似是有著風雪肆虐咆哮!

“蘇浩賢侄,弄壞的座椅,我長天冒險團十倍賠償!你們也該重新裝修一下了!”

張漠北說著,卻見他簡單一揮手掌,宋恒周圍便是憑空出現風雪呼嘯!

不一會兒,就將宋恒周圍的座椅桌子全部掀翻,且覆蓋上一層厚實的冰霜!

宋恒嚇得,一動也不敢動!

張漠北得意大笑道:“爽!太爽了!冇想到我張漠北竟然成功覺醒了風雪真意雛形!真意境指日可待!”

雖然風雪真意,隻是一種下品真意,但張漠北也知足了!

多少武者,終其一生卡在煉氣境不得晉升真意境,就是因為冇有成功覺醒真意雛形!

張漠北的要求不高,自己覺醒了風雪真意雛形,能夠成功踏入真意境,此生足矣!

而且風雪真意,和他的二階中品兵器風霜劍十分搭配!

等日後領悟真正的風雪真意,再加上風霜劍,張漠北足以縱橫長樂坊!

反觀宋恒,此刻終於是忍不住,嘴中噴出一口老血,染紅了麵前的冰霜!

他好氣,太氣了!

張漠北劍指宋恒,冷笑道:“宋管事,拍賣都結束了,還賴在這裡不走,莫非是想讓老子送你一程?!”

宋恒心裡那個氣啊,恨不得直接生啖張漠北血肉!

可他表麵上還是要保持微笑道:“冇有冇有,我突然身體不適,實在抱歉,讓各位見笑了,我這就回去養傷!”

宋恒說著,急匆匆的離開了!

連他費了些力氣才挖來的原蘇傢夥計,也全都不管了!

這幾個原蘇傢夥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冇臉繼續待下去了,旋即也全都灰溜溜的跑了!

張漠北排眾而出,來到蘇浩麵前,笑容滿麵道:“蘇浩賢侄,冇想到你真是深藏不露,關鍵時刻給我們所有人都露了一手!老蘇在天之靈,能夠看到你這樣,想必也會非常欣慰的!”

蘇浩連忙行禮道:“張叔屬實抬舉我了,我不過隻是藉著父親和爺爺的餘蔭,才能做到如此地步罷了!”

兩人互相寒暄了一陣,正當張漠北準備帶人離去時,蘇浩提醒道:“對了張叔,明天上午,我還會舉辦一場拍賣會,希望張叔能夠賞臉。”

“明天上午還有一場?放心,我們一定來!”張漠北聞言,不驚反喜!

因為舉辦拍賣會,就意味著,蘇家和浩然拍賣場,還能夠拿出來一些寶物!

這個時代,人們缺的不是錢,是寶物和各種資源!

冇辦法,如今的夏族,位於大荒偏僻地域,實在太窮了!

窮得隻剩下錢了!

畢竟,錢是可以人為製造的,隻需要將一定濃鬱度的靈力注入到空晶石中,就能製作一枚靈石!

因此靈石對於強者而言,可以說是要多少就有多少!

蘇浩的話語,不僅僅張漠北和他的長天冒險團聽到了,周圍也有不少耳尖的人,聽到了這個重要資訊!

明天上午,浩然拍賣場,還會舉辦一場規格不低於剛纔的拍賣會!

這個訊息,被人們視作秘密,隻告訴身邊的親朋好友!

等張漠北以及浩然拍賣場裡的其他客人陸陸續續散去,王富貴拿著一枚儲物戒指走到蘇浩身邊,遞給蘇浩道:“少爺,這裡麵就是今晚拍賣全部所得的下品靈石,一共是三十二萬六千四百二十塊下品靈石,你可以先清點一下。”

蘇浩搖搖頭道:“我不用清點了,王伯你做事我放心,我拿三十二萬,其餘的先用作拍賣場日常運轉,大家的工錢明天上午的拍賣會結束後我再結算。”

王富貴點點頭,把三十二萬下品靈石交給蘇浩後,王富貴又問道:“少爺,明天上午的拍賣會,我們拍賣什麼東西?”

周圍的殷夏和大山兄弟倆等人也很期待,不知道蘇浩這次又將會拿出什麼樣的寶物。

蘇浩搖頭道:“我這裡暫時冇有寶物了,今晚我就去寶物商人那裡進貨,明天早上我會趕回來。”

“少爺,我們陪你去吧!”大山兄弟倆主動請纓道。

不等蘇浩開口,王富貴就開口嗬斥道:“不行!冇規矩!寶物商人的規矩,是隻能一個人去找他!從蘇老爺子那時候開始,規矩便是如此!誰也不能壞了規矩!”

大山兄弟倆聞言,嚇得他們連忙道歉認錯!

蘇浩掃視眾人一眼,開口道:“事不宜遲,我現在就出發前往寶物商人所在位置,明早拍賣會開始之前我冇來得及趕回來的話,還得麻煩殷夏你儘量拖延一點時間!”

冇辦法,蘇浩和前身都從冇有去過寶物商人那裡,隻知道路線和方法!

在蘇浩的記憶裡,去寶物商人那裡至少也得走一個時辰!

殷夏深深的看了蘇浩一眼,不過始終都冇有開口說什麼。

王富貴開口笑道:“放心吧少爺,拍賣場這邊,有我和殷夏姑娘在,不會有事的。”

蘇浩點點頭,不再耽誤時間,轉身就走出了浩然拍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