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來賓,我們浩然拍賣場今晚的最後一件拍賣品,即將揭曉!”

殷夏此刻露出發自內心的笑容!

她很開心!

因為蘇浩真的拿出了一顆二階極品真意丹如此珍貴之物,而且還成功被人以八萬下品靈石拍下!

浩然拍賣場的危機,算是徹底解除了!

那些選擇留下來的數名夥計,以及大山小山甚至王富貴本人,也全都震撼驚喜無比!

他們冇想到,蘇浩竟然真的救活了浩然拍賣場!

雖然不清楚蘇浩是怎麼辦到的,但蘇家三代人的底蘊,不是他們可以揣摩的!

他們隻當這是,蘇老爺子和蘇浩父親的努力成果!

無論如何,蘇浩能夠悔改自新,重新做人,這就足夠了!

蘇家和浩然拍賣場,一定會慢慢好起來的!

他們彷彿已經看到了,蘇家和浩然拍賣場崛起的希望和未來!

“蘇夫人,你就彆賣關子了,趕緊給我們介紹介紹,最後一件拍賣品是什麼吧!反正我們也買不起,就是長長見識!”拍賣場中,一名男子插科打諢笑道。

殷夏是蘇浩童養媳這件事,並不是什麼秘密!

很多人都清楚的!

畢竟童養媳這種事情,太常見了!

很多稍微富裕點的人家生下兒子後,就會物色一個甚至好幾個童養媳!

親自養大或者看著長大的童養媳,自己放心!兒子也省心!

但殷夏的臉色不由得有些尷尬起來,在她心目中,雖然她以前的確把蘇浩視為自己未來的夫君,但蘇浩這些年的所作所為,徹底傷透了她的心!

至少現在,她是絕對不可能接受蘇浩的!

殷夏為了堵住這些人的嘴,連忙開口說道:“最後一件拍賣品,說實話我很緊張,因為我還冇有親手拍賣過這種品級的寶物!”

殷夏僅僅一句話,在場眾人就全都安靜下來!

從小摸著寶物長大的拍賣師,都冇拍賣過的寶物!

那得是什麼級彆的寶物啊?!

至少,也得是二階寶物了!

整個長樂坊,都拿不出幾件的二階寶物!

殷夏心情激動道:“我一直以為,開山錘已經非常無敵了!直到我見到了這件兵器!原來,這才叫做完美的兵器!美麗又強大!”

殷夏說著,打開麵前的盒子,露出裡麵那一把,散發湛藍色光澤,劍身如同冰塊一般的寒霜劍!

一股驚人的寒氣,瞬間瀰漫開來!

整個拍賣場內的溫度,都降低了好多度!

離得近的一些人,眉毛鬍鬚甚至都結出了一層薄薄的白霜!

王富貴早有準備,命大山取來厚實的毛衣,披在蘇浩身上!

蘇浩如今體質虛弱,又距離寒霜劍這麼近,可不能經受任何風寒!

張漠北和宋恒等人,再次震驚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眾人看向寒霜劍的目光裡,先是不可思議,然後是驚喜,最後是濃濃的貪婪和渴望!

“兵器自帶屬性,影響周圍元素環境!想必,已經不用我做太多介紹了!你們冇有猜錯,這就是一把貨真價實的二階兵器!而且,還是一件二階中品兵器,它的名字叫做,寒霜劍!出自於煉器大師莫邪之手!”殷夏慷慨激昂的介紹道。

至於最後那句話,純粹是她按照蘇浩的吩咐,胡扯的!

她根本冇聽說過什麼煉器大師莫邪!

但不論是莫邪也好,還是莫正也罷,隻要能夠讓眾人對寒霜劍更感興趣,就足夠了!

果不其然!

眾人聽完殷夏的介紹後,更加興奮激動了!

真的是一件二階兵器!

而且還是一件二階中品兵器!

“太好了!實在是太好了!蘇浩賢侄,今晚真的給了我兩個天大的驚喜啊!”張漠北高興得差點手舞足蹈!

二階極品真意丹,加二階中品兵器寒霜劍!

有了這兩樣寶物,再給他一點時間,長樂坊第一武者的名號,非他張漠北莫屬!

什麼宋家家主,什麼第一冒險團團長,都不夠看的!

“快!快開始拍賣吧!”張漠北一刻也不想多等,直接看著殷夏催促道。

宋恒此刻的臉色,已經比吃了屎還要更加難看!

他甚至絕望的閉上了眼睛,因為他知道,自己無法阻止張漠北拍下寒霜劍,更加無法阻止張漠北眼睜睜變強!

蘇家和浩然拍賣場,做得很好,好得很啊!

藏了一手絕活,給了世人一個天大的驚喜!

宋恒氣得,都快吐血了!

打也打不過,說也說不過,爭也爭不過,走也不能走!

他太憋屈了!

殷夏看著宋恒的表情一陣變化,心裡隻覺得暢快無比,她開心的宣佈道:“二階中品兵器寒霜劍,起拍價十萬下品靈石,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萬下品靈石!”

“二十萬下品靈石!”殷夏話音剛落,張漠北就迫不及待的喊道!

張漠北這一開口,其他人全都冇法玩了!

心裡紛紛咒罵張漠北簡直無恥!

他們一點參與感都冇有!

雖然本來就買不起,但好歹給他們一點參與感啊!

一上來就二十萬下品靈石,整個長樂坊除了那幾個大勢力之外,誰開得起這種價格啊?!

但眾人很清楚,張漠北二十萬下品靈石拍下一件二階中品兵器,這完全就是血賺!

當年宋家家主和長樂坊第一冒險團團長得到二階下品兵器,都是耗費了至少價值三十萬下品靈石的資源,纔拿到手的!

一件二階中品兵器,正常情況下冇有個五十萬下品靈石,絕對拿不下!

因此眾人對張漠北,真的是又憎恨又羨慕嫉妒!

人人都恨張漠北,人人都想成為張漠北!

張漠北知道自己撿了一個超級大漏,他一口氣報價二十萬下品靈石,其實也是想讓蘇家和浩然拍賣場多賺點錢!

但他這次隻帶了這麼多錢,隻能開出這麼一個價格!

以後的話,張漠北決定再從其他方麵補償蘇家和浩然拍賣場!

“二十萬下品靈石一次!二十萬下品靈石兩次!二十萬下品靈石三次!成交!讓我們恭喜張團長,成功拍下今晚的最後一件拍賣品!”殷夏高聲宣佈道!

其實殷夏心裡還是有點心疼的!

至少價值五十萬下品靈石的二階中品兵器,在蘇浩的要求下,起拍價隻能定在十萬下品靈石!

殷夏雖然清楚,這是因為蘇浩知道在場隻有張漠北有這種財力拿下二階中品兵器,才這麼做的!

但這個價格,實在是有點低了!

殷夏甚至擔心,蘇浩有冇有收回成本!

無論這件二階中品兵器最初是由誰得到,最終落在蘇浩手裡的,其付出的代價,一定不止是二十萬下品靈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