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蘇煙心裡分得清。知道會潑冷水,但還是打斷道:“師哥,咱們隻是不澄清,但平時相處還是一樣。”“好,不過明天你能不能來看我打球。”“啊?為什麼……”“我和室友打賭了,我本以為,唉,冇事,你去不了也冇事。”王承鳴撓頭,有些想,又怕蘇煙不同意。...

不過蘇煙心裡分得清。

知道會潑冷水,但還是打斷道:“師哥,咱們隻是不澄清,但平時相處還是一樣。”

“好,不過明天你能不能來看我打球。”

“啊?為什麼……”

“我和室友打賭了,我本以為,唉,冇事,你去不了也冇事。”

王承鳴撓頭,有些想,又怕蘇煙不同意。

蘇煙想到之前作為朋友時的坦蕩,便點頭應下來:“好的,明天我有空就來。”

“那說好了,下午三點,不見不散。”

王承鳴似乎怕她反悔,說完就揮手告彆了,蘇煙突然覺得自己有些草率了。

但反過來想想,如果這事能幫自己擋住陸宴臣,也不算件壞事。

回到宿舍,蘇煙就被圍攻了。

每個人都氣勢洶洶的讓她說出實情。

蘇煙歎了口氣,冇說陸宴臣的事,但將王承鳴說的這件事告訴了室友。

“這事就彆說出去了,師哥反正都快畢業了。”

“蘇煙,你們這樣反而有點浪漫啊,不過我怎麼覺得你好像被套路了啊。”

許銀花托著下巴忍不住問,許金花打斷,開口:“那陸宴臣呢?他稱呼你這麼親熱,你們是不是有什麼故事?”

“冇故事,再問,我就不和你們出去玩了。”

蘇煙不想問答,默默的將自己桌上的書本收拾好,冇到這個時候,書桌就很亂。

而室友們果然不不說了,又鬨著蘇煙趕緊換衣服出門。

第二天下午三點,約定的時間到了。

蘇煙本想帶上室友一塊去的,誰知那三人中午跑出去玩後,現在還冇回來。

至於馬心瑩,週末一般都是回家,現在宿舍就她一個人。

猶豫了一會,最後到籃球場的時候都還遲了一會。

蘇煙還在四處找著人時,肩膀被拍了一下,王承鳴出現在身後。

“啊,師哥,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冇事,等會看我打球,幫我助威,讓我室友看看。”

王承鳴臉上的喜悅掩藏不住。

說完還往後麵示意一下,蘇煙望過去,發現他的那群室友正笑著看向這邊。

於是蘇煙禮貌的朝那邊揮手,惹得他們一陣喧嘩。

王承鳴嘴角勾了勾,脫掉外套露出了裡麵法學院代表色的藍色球衣。

“幫我拿一下,謝謝。”

“……好,那我放那邊去。”

蘇煙接過衣服,但並冇像彆的女生那樣抱著。

她自己去選了個舒服的位置坐下,將衣服放在旁邊,出門時還拿了本書,打算無聊時看。

而就在對立麵的那一端。

陸宴臣的眼神從她出現在籃球場的第一秒就冇有離開過。

看她衝著那群人笑,看她替人拿衣服,心裡猶如被千萬隻螞蟻爬過一樣,讓人抓狂。

就在這時,肖鶴汗流浹背過來的喘著氣過來。

“我下場了,這群法學院的冇想到還挺厲害,哈,和我的實力不相上下。”

“給我找件球衣,我上場。”

“什麼?你不是說不打嗎?怎麼……”肖鶴還冇抱怨完,就被陸宴臣一記眼神掃過,立馬話鋒一轉:“得了,立馬給你找去。”

十分鐘後,原本冇啥人的籃球場突然人就多了起來,

蘇煙瞄了幾眼,發現自己根本看不懂籃球,前幾秒還能看到王承鳴的拿球,後麵直接人都看不見了。

索性,蘇煙還是決定看書。

卻在最後挪開眼時,看見了在球場上不斷進球的陸宴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