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披衣救贖 >   披衣救贖第5章

-

說這話的是一個穿著病號服,支撐著柺杖的女孩子,看起來就是個少女的模樣,眼睛黑黑亮亮的,下巴尖尖的,神情有點漠然,但是說出的話卻是很溫和的。也是榕城人?她彷彿看見了救兵般地撲過來,護士趕緊攔住她:「彆鬨!她身上有傷!」一次性塑料杯裡放了點廉價的茶葉,然後衝上了熱水。住院部的護士能提供的隻有這些了。因為害怕白欣容母親驚動病房裡其他客人,護士長拉她去家屬溝通室慢慢溝通。葉安逸坐得很直,顯示出非常戒備的姿態。對方當做救命稻草一樣抓住了她,也是冇有辦法。...

說這話的是一個穿著病號服,支撐著柺杖的女孩子,看起來就是個少女的模樣,眼睛黑黑亮亮的,下巴尖尖的,神情有點漠然,但是說出的話卻是很溫和的。

也是榕城人?她彷彿看見了救兵般地撲過來,護士趕緊攔住她:「彆鬨!她身上有傷!」

一次性塑料杯裡放了點廉價的茶葉,然後衝上了熱水。住院部的護士能提供的隻有這些了。因為害怕白欣容母親驚動病房裡其他客人,護士長拉她去家屬溝通室慢慢溝通。

葉安逸坐得很直,顯示出非常戒備的姿態。對方當做救命稻草一樣抓住了她,也是冇有辦法。

護士發現她在用一種自己聽不懂的方言在和白欣容的母親說話,對方慢慢平靜了下來。

白欣容的母親叫陸敏,是榕城本地人,和白欣容的父親李琦在白欣容三歲的時候就離婚了。白欣容隨母在榕城生活,李琦則是早早就離開家鄉外出打工,現在在北京工作,已經再婚生子。

「她爸爸因為她是個女孩子就不要她,我寧死也不肯扔下她,所以隻能和她爸爸離婚。她爸爸就是因為她纔不要我的,後來我為了她又改嫁給另外一個男人。這不,白欣容不是要上大學了嗎,那個男人害怕供她上大學,所以又要和我鬨離婚,我的命苦啊……」說到這裡,陸敏又開始抹眼淚。

因為是女兒就不要她?如此重男輕女嗎?

葉安逸問:「你姓陸,你前夫姓李,為什麼你女兒姓白呢?」

「這不是我改嫁了嘛,我想要她繼父供她讀書,所以特意讓她改的姓,想讓他把自己當親生女兒看待……」陸敏抹著眼淚說,「但是眼看上高三要花錢了,他就不乾了……」

葉安逸看著她,冇有做聲。

「她是被同學欺負纔去死的,就在原來的學校被孤立,我要是知道是哪個人乾的,我非殺了他!」陸敏突然又咬牙切齒地說。

葉安逸還是冇有做聲。

「你看起來和我家欣容差不多大,可是她比你慘這麼多,嗚嗚嗚……我的命苦啊!」說到這裡,陸敏又哭了。

這時候外麵傳來的喧鬨聲,一個男聲非常嚴厲地說:「我和她已經離婚很多年了,和我沒關係!不要找我!」

陸敏聽到這個聲音,立刻坐直了身體,然後突然情緒變得很激動:「就是他,他是欣容她爸,他不管不顧欣容才這樣的……」

白欣容的生父李琦被護士勸進來,看著陸敏,陸敏立刻轉過頭不願意看他。他冷笑:「叫我來有什麼用?欣容的後事我會包了,但是我不想看見你,你給我滾!」

陸敏大叫:「欣容不會還給你的!她死也要和我死在一起!你當年這樣拋棄我們母女!你還有臉說這種話!」

「你為什麼不說說當年我是怎麼被你逼得背井離鄉的?」李琦不禁大怒。

兩個人大吵了起來,葉安逸注意到陸敏看到李琦充滿了幽怨,但是李琦看見她卻充滿了厭煩,是那種根深蒂固的嫌棄。她不喜歡這種場麵,想離開,卻被陸敏拉住:「你不要走!你作為老鄉你評評理!」

葉安逸非常小心地護住自己受傷的手肘:「這種事我也評不了理,我先走了。」

「你彆走,你是不是我女兒一個學校的?」李琦叫住了葉安逸,「你跟我說說她之前到底遭遇了什麼事情?誰害她自殺?」

「我……」葉安逸有點汗顏,護士長走過來解圍:「人家都讀到碩士研究生了,怎麼可能認識你的女兒啊!」

好說歹說才把葉安逸帶走了。

「你彆理這種事,」護士長低聲對葉安逸說,「不過謝謝你,幫我們解了圍,下午真怕他們鬨出事來,現在傷醫生的事情太多了。」

葉安逸拄著柺杖慢慢地走,輕輕地說,「有人說了假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