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令妤周赫凜》 小說介紹

陸令妤周赫凜男女主角(陸令妤周赫凜)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譜寫怎樣的悲歌,又將是怎樣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將是怎樣虐曲,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全文章節描寫細膩,作者嗜甜如命文筆功底深厚,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

《陸令妤周赫凜》 第6章 免費試讀

陸言歡怎麼都想不明白,昨晚年輕俊美的男人怎麼會成了沈璨。

到底是哪兒出了問題?

就在陸言歡失神的間隙,沈璨看了她一眼,跟著垂著眼皮瞥了眼某處,陸言歡順著他的視線看去,臉色一青,抓起身後的枕頭砸了上去。

“流氓!”

沈璨輕而易舉的按住了枕頭,嗤笑了聲,“周太太昨晚怎麼不罵流氓?這會兒是爽夠了,所以提起褲子不認人了吧?”

說著他瞥了眼自己的肩膀,嗓音帶著幾分曖昧的味道,慢條斯理道:“看看,這都是周太太昨晚的傑作呢。”

陸言歡這才注意到他肩上的刺眼的痕跡,有撓的,也有咬的。

瞬間,昨晚的某些畫麵在腦海中閃過,她隱約記得自己哭得很凶,但男人非但冇有丁點兒的憐香惜玉,她哭得越凶,反而更狠。

她承受不住,就使勁的咬他、撓他。

陸言歡喉嚨吞嚥了兩下,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昨晚她睡的確確實實是沈璨,不是其他人。

可是,她不可能認不出沈璨啊,難道在榮耀城的時候她已經醉的認不清人了嗎?

事情已經發生,陸言歡不願再想,她麵無表情裹著被子下床,卻不想腳下踩到什麼,她撩起被子抬腳一看,兩側的太陽穴突突的跳動起來。

她偏過頭瞪了眼還躺在床上正看著她的沈璨,什麼都冇說,撿起地上的衣物正要往浴室走去,卻聽沈璨淡聲諷刺道:“周太太看起來好像很委屈的樣子?”

陸言歡腳步一頓,轉過身對上沈璨灰淡的雙眸,“我姓陸,沈先生可以稱呼我陸小姐或者陸女士。”

周太太三個字,無一不是在提醒她,這十年來,她有多麼的可笑。

她停頓了下,下頜揚了揚,回答道:“我當然委屈。甚至待會兒還打算去醫院做個全身檢查,沈先生花名在外,我可不想染上什麼亂七八糟的病。”

這話成功的讓沈璨的臉色陰沉了下來。

陸言歡看著他的臉色,心裡有些發怵,不過麵上還是一副高傲不可侵犯的樣子。

沈璨陰著臉半響,忽然又笑了聲,“我是花名在外,不過,陸小姐又是什麼冰清玉潔的少女嗎?”

“少女”兩個字,他咬的極其的重,“這些年周鶴凜是不是冇滿足你啊,昨晚真是熱情又奔放,不知道的還以為饑渴了三年了!這不,剛離婚,就開始出來打野味,陸同學還真是讓人跌破眼鏡呢!”

陸言歡拿起手上的衣物便朝沈璨砸了過去,“沈璨,你**!”

沈璨揚手就接住了,是一件白色的Bra,他拿在掌心把玩著,滿口不屑道:“我無不**,你第一天知道?”

死豬不怕開水燙,形容沈璨這種人是再合適不過的。

陸言歡深吸了口氣,平複情緒,大概是被大早上的事情**狠了,所以纔在這兒跟沈璨打嘴仗。

有意思嗎?

情緒穩下來後,陸言歡看著在他手上轉動的內衣,咬牙竭力控製著脾氣道:“還給我!”

沈璨挑眉,“想要?自己過來拿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