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申墨也學著我撒了個嬌,「媽~」我媽的白眼都快翻天上了。「我告訴你申墨,冇個百八十萬你彆想娶我女兒。」申墨居然喜上眉梢,當場下跪認親,「媽,我明兒就帶著聘禮上門提親。」...

我媽居然知道了。

這是我意料之外的。

但現在回想一下,我媽和申墨交談時的反應,似乎也不是無跡可尋。

我媽說過,如果是她,她會立刻給我準備嫁妝。

我媽說過,如果她有個申墨這樣的兒子,她做夢會笑醒。

……

我在家門口等著我媽跳舞回家。

樓道的燈光一閃,嚇了我媽一跳。

「這孩子,你蹲在這乾嘛。」

我一臉興奮,卻又有些膽怯,「媽,我和申墨的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申墨站在我身後,聲音略慫的喊了聲:「姐。」

「你彆喊我姐!」我媽凶了一嗓子。

正當我懷疑我媽是不是生氣的時候。

申墨居然笑著改口:「誒,丈母孃。」

我透!

不愧是認識我媽比我還久的男人。

我都不敢跟我媽皮,他還敢。

我媽抿著唇,一副就你嘴甜的樣子進了家門。

她一邊放包一邊叨叨:「你以為你媽是傻子麼?我也是過來人,你和申墨對視時那小表情我看的一清二楚。」

她過來戳了戳我額頭,又戳了戳申墨額頭。

「一個二個!膽子挺大的啊。當著我的麵還敢眉來眼去。」

我忍不住偷笑,「媽,我和你弟在一起你不生氣麼?」

「生氣啊。」

我媽歎了口氣,「但申墨好歹也知根知底,長得又帥又有錢,你跟他在一起,我起碼能放心。而且他要是對你不好,我就找你舅老爺去,好好訓訓他這個兒子!」

「我會對卿卿好的。」申墨認真的點頭。

我冇忍住,抓著我媽的胳膊撒了個嬌:「媽~」

申墨也學著我撒了個嬌,「媽~」

我媽的白眼都快翻天上了。

「我告訴你申墨,冇個百八十萬你彆想娶我女兒。」

申墨居然喜上眉梢,當場下跪認親,「媽,我明兒就帶著聘禮上門提親。」

我是申墨。

我和卿卿在一起半年了。

她放寒假那天,我準備好了鮮花和戒指準備向她求婚。

卻冇想到,等來的是一條簡訊。

她要跟我分手。

「申墨,下學期我要實習了,我媽托關係安排的,我倆得異地了。我不喜歡異地戀,異地戀對我來說冇有安全感。所以……我們分手吧。」

我想象過情侶之間可能會鬨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