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9章請求支援

“水過有撈,火燒無毛”,這句古人傳下來的話,道理深刻,一針見血。

許一山當然明白這句話的道理。

記得小時候在許家村,他就曾親眼見證過一戶人家的房子被大火燒得乾乾淨淨的悲慘現實。

那時一個冬天,天氣寒冷得讓人不敢出門。許家村的老少,都躲在家裡燒乾柴取暖。白天燒過的乾柴,到了晚上就成了木炭。

木炭埋在柴火灰裡,並不熄滅。若是在屋裡放一盆燃燒著的木炭,整個屋子都會暖洋洋的十分舒適。

許家村的冬天,家家戶戶都是采用這種簡單方便而有效的取暖方式。

然而災難絕對不會因為貧窮就不來光顧了。往往,雪上加霜的戲碼會在不知不覺中上演。

那年許一山才八歲。當他被村裡急促的敲打臉盆聲驚醒時,睜開眼睛,便看到窗外紅了一片。

全村男女老少提著水桶臉盆去池塘裡打水去撲火,許一山也提了自家的水桶加入到救火大軍中。可是,冬夜的寒風裹挾著燃燒的大火,根本就不是幾桶水就能滅得了的。

全村人眼睜睜看著大火燒了毗連的兩戶人家。

兩家人蓬頭垢麵,抱頭痛哭。一場大火,燒冇了兩家人的全部希望啊!

那一刻,許一山也跟著哭起來。小小的他明白,誰都不敢保證災難不會落在自己頭上。

大火燒過後,一切都將歸零。

付清還在動員他撤離,他搬出專家的意見道:“總指揮,專家給出的方案,我看還是可行的。”

許一山問站在身邊失魂落魄的劉教授,“劉書記,現在我們撤離,你同意嗎?”

劉教授苦笑著搖頭道:“要撤也是你們撤,我不撤。”

許一山苦笑道:“我們都撤了,你一個人留在這裡還有什麼意義?”

劉教授麵無表情道:“反正我一步都不會離開。”

許一山便對付清道:“看吧,劉書記不走,我們能撤嗎?”

付清急道:“留在這裡隻有等死啊。”

許一山笑了笑,“現在我要求將所有參與救援的人員集合。”

付清麵色鐵青,隻能去執行集合命令。

許一山掏出手機,直接將電話打到陸書記的手機上,“陸書記,我現在急需部隊支援,請您指示。”

“情況很嚴重?”陸書記試探著問。

“不是一般嚴重。嶽州城都有可能被這一次事故毀了。”

“行,你需要哪些方麵的支援?”

“請求所有距離嶽州最近的部隊派出直升機攜帶乾冰滅火。”

“這可能需要一定時間。”

“我隻有一個小時的視窗期。”許一山語氣堅定說道:“一個小時之內,部隊未能及時趕到,我就將隨同嶽州一同消失在這個世界了。”

“一山,注意安全!保重。”

剛通完話,付清已經將消防救援隊伍集合完畢了。

許一山拿了一個擴音器,腳步沉穩地走到隊伍前麵,他掃視一眼消防隊員,語氣堅定說道:“同誌們,我們打硬仗的時候到了。”

隊伍裡響起一陣堅定的回答,“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爭取勝利!”

許一山臉上浮現出來一片笑容,他被眼前這支隊伍感動了。

雖然他們來自全省各個不同的地區,但是此刻他們都是一家人,一個緊握的拳頭,一支義無反顧的力量。

“同誌們,我想告訴你們,現在我們真正麵臨著生死關頭。退一步,嶽州市可能會從我們眼前消失。不退,我們有可能都將犧牲。但我許一山可以保證,我將一直站在你們身邊,絕對不後退一步。大家有冇有信心撲滅大火?”

“有!”響聲震天,聞者無不激動。

許一山的講話,預告著他的決心已下,他不會後退半步。

在許一山的背後,大火還在獵獵作響地燃燒,火光沖天,空氣中劈裡啪啦的聲音不絕於耳。

許一山指著山體倉庫說道:“在哪裡,還有一百多個我們的兄弟姊妹被困在裡麵。我們能不能放棄他們?不能!現在我宣佈,所有非救援人員,一律按指揮部要求撤離。其他同誌,跟我上!”

他要身先士卒,親自去一線拿滅火水龍頭滅火。

受到鼓舞的消防戰士群情激昂,在許一山簡短的講話結束後,一個個如下山的猛虎一樣,迎著狂虐的大火衝了過去。

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

部隊方麵聯絡了他,通報救援飛機已經在路上,將在二十分鐘左右到達嶽州上空。

許一山大喜過望,衝著話筒高喊道:“謝謝你們,謝謝!”

掛了電話,他帶頭衝了上去,從消防戰士手裡接過去消防水龍頭,朝著肆虐的大火猛射。

付清見此情景,他跟著衝了上來。

劉教授也想往前衝,被許一山的秘書拉住了。秘書告訴他,許總指揮要求劉教授緊急撤離群眾。任務很重,不可馬虎。

現場,消防水槍一支接一支不斷加入進來。水槍噴射出來的水,在半空中形成一道巨大的水幕。火光映照下,居然出現一道絢麗的彩虹。

許一山身先士卒的表率,起到了巨大的鼓舞作用。

由於他冇穿戴任何救援裝備,他被消防戰士強行從現場請了出來。

突然,半空中響起巨大的轟鳴聲。

抬頭一看,頭頂上正盤旋著三架直升飛機。

許一山知道,關鍵人物登場了。

一聲號令,所有救援人員撤離火災現場。

半空中直升飛機一個漂亮的轉身,一團巨大的乾冰便紛紛揚揚飄了下來。三架直升機在灑下乾冰後,在半空中轉了一圈,飛離了現場。

原本沖天大火在從天而降的乾冰覆蓋下,終於失去了肆意狂暴的驕橫,剩下幾處零星的小火,還在作垂死掙紮。

許一山大手一揮喊道:“決戰的時刻到了,大家衝啊!”

消防戰士如潮水一般湧了上去,一瞬間,火星全滅。

人們高呼起來,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劫後餘生的笑容。

現場一片狼藉,水已淹至每個人的腳麵。

許一山從心底舒出一口濁氣。

此刻的他,樣子看起來有些狼狽。他全身濕透了,頭髮胡亂搭在頭上,一縷一縷,模樣看起來滑稽可笑。

付清看著他哈哈大笑,他腳上的鞋子已經掉了一隻,赤著一隻腳。他頭上扣著消防帽子,全身如許一山一樣,都像從水裡撈出來的一樣。

兩人相視一眼,敞懷大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