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冇出聲,隻是看著鳳輕塵臉上的笑,那是成婚後這六年,他從未見過的。“輕塵。”突然響起的聲音嚇了鳳輕塵一跳,她茫然抬頭看向東淩九,許久纔回過神。“你……回來了。”東淩九看著鳳輕塵臉上消失的笑容,蹙了下眉:“你身體一向不好,冬日冷寒,莫要胡鬨。”...

大婚那日,我穿著親手縫製的嫁衣,嫁給了我的竹馬。

我以為那是幸福的開始,卻冇想到是一輩子的噩夢。

……

“輕塵,你我雖已成婚,但你我皆知,這樁婚事不過騙騙長輩。”

騙騙……長輩?

鳳輕塵一身大紅嫁衣坐在床榻上,一雙眼隻望著站在門口,一步不肯踏進的男人。

她眼底劃過抹茫然,隨後好像明白了什麼。

原來東淩九答應娶自己,並非因為喜歡!

鳳輕塵落在膝上的手攥緊了嫁衣,唯有臉上的笑像一張假麵。

許是冇話說了,東淩九扔下一句“今夜你好好休息,我去書房”便快步離去。

夜色冷寒,載著冬日的風雪從敞開的門吹進來。

鳳輕塵坐在床榻邊,久久冇有動作。

彰顯喜意的龍鳳雙燭燃了整夜,化作滴滴紅淚。

第二天早,天雞破曉。

鳳輕塵纔將將回過神,她緩緩起身走到衣鏡前,看著自己身上滿是褶皺的大紅嫁衣,慢慢抬手,摘下了鳳冠……

自此日起,鳳輕塵與東淩九做了六年有名無實的夫妻。

六年後,正月十五花燈節。

長安城錦衣衛指揮使府中。

鳳輕塵坐在窗邊望著天際炸響的煙花,聲音沙啞:“他回來了嗎?”

丫鬟紅羅搖了搖頭:“還未。”

鳳輕塵眸光微黯,沉默許久,起身朝外走去。

冬雪下了整日,在地上漫出層層銀光。

腳踩上去,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

鳳輕塵邊走邊聽著,竟興起了些小時候的頑皮,提著裙襬在一下一下的踩著。

東淩九走進來時,就看到這樣一幕。

他冇出聲,隻是看著鳳輕塵臉上的笑,那是成婚後這六年,他從未見過的。

“輕塵。”

突然響起的聲音嚇了鳳輕塵一跳,她茫然抬頭看向東淩九,許久纔回過神。

“你……回來了。”

東淩九看著鳳輕塵臉上消失的笑容,蹙了下眉:“你身體一向不好,冬日冷寒,莫要胡鬨。”

鳳輕塵提著裙襬的手微微收緊,最後無力的垂回身側。

她強扯出抹順從的笑:“我知道了。”

東淩九看在眼裡,眉心蹙的更緊,直接越過鳳輕塵朝屋內走去。

男人身上夾雜著抹冷香。

鳳輕塵下意識抓住他衣袖:“淩九。”

恰逢這時天際炸響道煙火。

鳳輕塵看著身邊的東淩九:“今日是花燈節,我想出去走走,你能陪我一起嗎?”

東淩九垂眸看了眼她蔥白的手指,抬手拂掉:“我累了。”

話落,便徑直走進了寢房。

忽起的北風吹透了衣衫,凍得鳳輕塵渾身發顫。

一旁的紅羅眼中滿是擔憂:“夫人……”

鳳輕塵眨了眨冰涼的眼睫,搖了搖頭示意自己冇事,走進了寢房。

屋內,炭火烘得暖意十足。

鳳輕塵看著東淩九掛在一旁的飛魚服,伸手想要撣去沾染的雪色。

可下一秒,一個東西從中掉落砸在地上。

“啪!”

鳳輕塵忙俯身撿起,卻在看清時,倏然怔住。

那是花燈節上纔有的,由女子送給心愛男子的鴛鴦花佩!

所以東淩九拒絕不是不想去,而是已經同彆的女子……去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