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霸洪荒從小豬開始》 小說介紹

製霸洪荒從小豬開始講述了朱罡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製霸洪荒從小豬開始》 第2章 免費試讀

 

朱罡仔細回想著之前的記憶,發現自己修煉的這部功法叫《九陽玄變》,此功法共分九層,每一層又分九階。

雙手(蹄子)交叉,緩緩閉上眼,一股很淡的紅色氣流緩慢地流向四肢百骸。

一個時辰後,極淡的紅色氣息變大了些,運行速度也比之前快。

朱罡早已進入忘我境界,根本不知道體內的變化。

隨著時間推移,山中最寒冷時刻來臨,霧狀的寒氣襲來。它就快衝到身上時,一道血紅光韻浮現,霧氣瞬間被擊散。

冷熱氣息將其驚醒,朱罡不自覺地哆嗦了下,嘟著小嘴嘀咕:“這該死的地方,實在太冷,凍死人(豬)啦!”

咕、咕咕!

朱罡戒備的看向四周,並冇看到其它生靈,古怪的‘咕咕’聲卻在身邊響起。

“原來是你餓了!”下意識地抬起前腿想要摸摸饑餓的肚子,卻發現夠不著,隻能苦著臉看向四周。

不遠處,有一顆很大的植被,他雙眼放光地衝上去就啃。

“好苦啊!”剛想吐出植被,餘光卻瞄到自己的豬鼻子,苦笑道:“既然變成了豬,就安心做隻豬吧!”

心態轉變,苦澀的植被也冇哪麼難吃,幾大株很快就被啃完,肚子卻越來越餓。

“這不會是消食草吧?”朱罡心道。

繼續向前尋找,一眼望不到頭的青草讓他垂涎三尺。

幾個加速衝到裡麵,瘋狂地啃食著。

“嗝,好飽,好飽!”朱罡臉上掛著滿足的微笑,已然睡著。

天快亮時,體表卻有大量的紅芒湧出,一股很強的托力讓他緩緩離開了地麵。

身體還在不斷上升,體表的紅芒也越來越盛。

黑夜中出現如此詭異一幕,嚇得哪些剛醒過來的生靈趕緊逃回洞穴中,很戒備地望著四周。

朱罡卻不知道這些,還在酣睡。

太陽初升,第一道晨光落下,生之氣息瘋狂地進入他體內。

沐浴在眼光下的朱罡,宛若一個小太陽,炙熱而明亮。

當太陽完全照在他身上,體表的紅芒卻在急速內斂,然後徹底消失不見。

“啊!”朱罡從十幾米的空中急速砸在地上。

轟、嘣!

朱罡暈乎乎地站起,很仔細地檢查完自身,發現身上並冇有傷,疑惑道:“一晚上就入門了?這不科學啊!上麵不是說天才都要一日時間嗎?難道,難道我是天才中的天才?”

越想越興奮,抱著試一試地心態,對著前方的枯骨全力一撞,枯骨瞬間碎裂。

望著滿地的殘破碎骨,朱罡驚得眼珠子都快掉地上。自己冇穿越前,可是連搬五十斤東西都異常吃力的主,冇想到這剛入門的《九陽玄變》會強成這樣。

“以前天天寫玄幻小說,冇想到自己會成為其中一員!”朱罡苦澀一笑,接著說道:“既然老天給我再活一次的機會,我發誓:一定要活出個人(豬)樣,讓哪些看不起我的人,全都跪在我麵前。”

再次運轉功法,淡紅色的氣勁密佈在體表,身心說不出的舒爽。

“朱哥的春天來啦!”朱罡興奮得像個孩子一樣,嘴角的笑容越來越濃,胡亂地朝著四周瘋跑,卻跑到了那片青草處。

“難道是這玩意之故?”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含了一片嫩葉在嘴裡,偷偷默唸著《九陽玄變》的修煉心法。

體表升起的血紅氣息在急速變濃,周圍的溫度也在急劇攀升,腳邊的不知名青草在急速枯萎。

朱罡趕緊掐斷修煉,溫度頓時恢複正常,用前蹄拍了拍小心肝,說道:“還好收招得快,要是將這片寶貝毀了,哭都來不及!”

有了之前的事情,朱罡每次修煉前都會將自己吃撐,然後在跑到巨大骸骨處修煉。

時間一天天過去,他已將《九陽玄變》修煉到一層五階,剛準備繼續突破,卻發現青草已被吃光。

很鬱悶地瞄向四周,確定冇有留下半株青草後,才跑到臨時搭建的窩裡睡覺。

剛躺下不久,輕微的鼾聲就跟著響起。

這段時間他冇日冇夜地修煉《九陽玄變》,身體早就有了記憶,靈力順著經絡流向全身。

自動修煉和本體修煉不同,體表的炙熱紅芒根本控製不了,它還在急速升溫。

白骨被炙烤得冒出淡淡香味,酣睡中的朱罡很自然地吧唧著嘴。

嘴巴裂開,炙熱氣息倒灌,身體瞬間騰空而起。

上升速度越來越快,最後化為一團小紅點……

“什麼鬼玩意?”山蟒疑惑地望著天際。

“該不會是什麼了不得的猛獸吧?”暗處的鐵角犀嘀咕。

就在他們猜測時,光芒突然消失,酣睡的朱罡猛地睜開了雙眼。

朱罡從空中砸在枯葉上。

“原來是隻塞牙縫都不夠的豬崽子,浪費老子表情!”鐵角犀很不屑地蔑了他一眼。

山蟒也很嫌棄地轉身離開。

朱罡有些生氣地爬起來,剛好看到鐵角犀鄙視的眼神,怒喝道:“眯眯眼,你在看過試試!”

鐵甲犀一愣,怒火中燒地吼道:“你找死!”

它體長數丈,每移動一步,地麵都會輕微震顫。

朱罡神色有些凝重,將能調集的力量都灌注在頭顱上,後腳不斷蹬著腳下的枯葉。

鐵角犀見他衝來,很不屑地冷哼出聲,兩顆不大的小樹攔腰折斷。

轟、嘣!

朱罡頭暈目眩的轉著圈,嘀咕道:“好硬啊!”

鐵角犀甩了甩頭顱,速度更快地衝來。

朱罡這次學聰明瞭,在就快互撞時急速閃向右斜麵,巨大的犀角正好從體表劃過。

火辣辣的疼痛感傳遍全身,殷紅的鮮血不斷滴落,怒火不受控製地衝上頭頂,喝道:“眯眯眼,你找死!”

鐵角犀被連續嘲諷,早已怒火中燒,不管不顧地衝過去拚命。

他們再次撞在一起,還是冇分出勝負。

“我怎麼連功法都忘記啦!”念頭閃過,趕緊抬起雙手(前蹄),剛劃出一個手勢,後腿卻有些發麻。

“這該死的豬身!”朱罡掐斷功法後,很鬱悶地嘀咕。

此招雖未徹底成型,鐵角犀卻感覺到很危險的氣息,趕緊拉開了距離,很是戒備地盯著他。

朱罡並不知道剛剛有多危險,哼哼唧唧地又衝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