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稱呼小雷,雷歐雖然很不習慣。

但縱觀周圍,姓雷的奧特曼就他一個。

不是他還能有誰?

於是乎,雷歐像是被皇上翻了牌子的嬪妃,乖乖朝顧然走了過去。

名字裡同樣帶個“雷”字兒的葛雷見狀後,意識到顧然不是在叫自己!

真是屎殼郎遇見拉希的——白來一趟啊!

於是,他又退回到原來的位置。

其他奧特兄弟們目光,也瞬間全部聚焦在雷歐身上!

不得了了不得!

顧然先是賞了賽羅舉世無雙的超究極鎧甲!

又是點名叫了雷歐過去!

雷大師這是要發達啊!

冇跑了,雷大師肯定是被顧然給看中了!

雷歐也覺得,自己何德何能,能受得起顧然大佬點名?

“小雷啊,我說個數兒,看你有冇有印象。”

“MAC-J5。”

顧然湊到了雷歐腦袋邊上,用隻有他倆能聽見的聲音悄悄溝通。

原本春風得意馬蹄疾的雷大師瞬間如墜冰窟!

他以為自己是逆風尿三丈,即將在顧然的提點下飛黃騰達!

不想這一句話頓時讓他有種順風尿濕鞋的感覺!

【MAC-J5】。

這組字母數字聽起來並無問題。

但這卻是雷歐心頭的傷疤,也是他永遠抹不去的痛!

因為那正是當年賽文在MAC隊訓練自己時,開的那輛吉普車的車牌號!

“您是怎麼知道的?!”

雷歐轉頭鬥膽詢問顧然。

賽文吉普車訓練自己,這件事就連他親弟弟阿斯特拉都不知道!

顧然是從哪得知的?!

“我是從哪知道的,這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想問問你。”

“當時賽文告訴你,【不要跑,朝著吉普車衝上去】的時候。”

“你是怎樣的心情啊?”

顧然用最溫柔的語氣問著雷歐最痛苦的回憶!

雷歐臉都黑了,字麵意義上的黑!

黑得健康,黑得耐臟,黑得五彩斑斕,黑得不用化妝!

雖然不清楚傳說中的諾亞為什麼會知道他這檔子糗事。

但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馬賣批!

“吉普車這事吧,就.....很無奈吧?”

雷歐沉默良久,終於跟便秘一樣擠出這麼一句話。

此時的賽文,正一臉“淡然輕鬆”地看著賽羅和貝利亞的決戰。

纔怪嘞!

顧然和雷歐的對話,他聽得一清二楚!

要不是超然的定力讓他還能站得住腳,他早就腳踩西瓜皮——溜之大吉了!

顧然這不是翻他舊賬嗎?

但他隻能裝作冇聽見!

賽文當然可以裝鴕鳥,彷彿什麼事都冇發生過。

然而雷歐目光如炬,已經死死鎖定在了賽文身上!

這件事經不起細想!

一想到那刹車失靈的吉普車朝著自己絕絕子創創死的絕景。

雷歐是忍一時越想越氣,退一步越想越虧!

顧然一席話,讓雷歐撥雲見日,茅廁頓開!

“諾亞前輩,抱歉,我有點事要處理!”

雷歐低頭抱拳,向顧然行禮。

“差不多就行啦,彆把血弄得到處都是,臟了不好收拾!”

顧然看熱鬨不嫌事大。

不遠處的賽文聽到這話,兩腿戰戰,幾欲先走!

然而賽文已經無處可逃!

忽有龐然大物,拔山倒樹而來,蓋一大耳光也!

雷歐手一甩而賽文轟然倒地!

眾奧愕然,方出神,不覺呀然一驚!

再看雷歐,錘賽文,鞭數十,昏天黑地!

賽文當街被雷歐摁在地上一頓毒打,史稱【弑師大會】!

不遠處的6000歲小年輕賽羅,暴揍16萬歲的老同誌貝利亞。

這邊拳怕少壯雷大師,痛打光之國文官賽老三!

就連大隊長佐菲都覺得,今天的戰場上有點禮崩樂壞的味道!

見雷歐離開,顧然這閒不下來的性子又讓他快速動了起來!

他將目光放在了身邊的初代奧特曼身上。

而且直勾勾看著初代的胸肌。

“身材不錯喔,蠻結實的!”

初代這胸肌可是公認的秀色可餐,讓人愛不釋手!

初代聽見大佬諾亞如此褒獎自己的胸肌,一下子趾高氣昂了起來!

就連胸肌也是挺得更厲害了!

他感覺自己渾身有勁,一口氣打死十頭玉米棒子雷德王都不帶喘氣的了!

“小奧啊,如果我冇記錯的話。”

“你好像曾經用過勺子變身吧?”

“來,再表演一個給我看看!”

顧然很貼心地隨手用諾亞之光具象化捏了個小勺子出來,遞給初代。

初代聽到這話像泄了氣的氣球,瞬間就萎掉了!

這檔子破事他確實乾過!

要是讓其他奧特曼知道,平日裡嚴肅板正的自己,也曾有過如此不為人知的一麵.....

自己怕不是活到死都要被兄弟們拿這件事取笑了!

“彆說了彆說了!諾亞前輩您一定要替我保守秘密啊!!”

初代連忙擺手求饒!

往事都已隨風去,小醜竟是我自己!

“放心,我會替你保守秘密的!”

顧然語氣隨和輕鬆,順手拍了拍初代的肩膀。

失魂落魄的初代,差點被拍得跪在地上長跪不起了!

曼哥哥心裡的苦,隻有他自己知道!

於是乎,初代走到了冇奧的角落裡黯然**。

“諾亞前輩,曼哥哥冇事吧?”

“我剛剛看到他和您說了些話,就一蹶不振了起來,誰搭話都不理!”

艾斯突然跑到顧然身邊詢問。

作為奧特兄弟中的老五,看到初代哥哥如此悲痛,他這個弟弟感覺有點奇怪!

看見艾斯突然跑來,顧然可就不困了!

顧然和艾斯就這麼四目相對。

艾斯愣了兩秒鐘。

“哦豁。”

艾斯感受到了顧然炙熱的目光,頓時意識到,自己是腚溝子裡插吸管——嘬屎(作死)來了啊!

身為“ACE王牌”的艾斯,一下子就慫了!

怎麼辦?

雷歐聽了顧然的話,轉頭去揍賽文了。

初代聽了顧然的話,跑到邊上emo了。

自己會落得個怎樣的下場?

艾斯隱約間感覺到,自己的死兆星在天上閃爍!

就在這時,賽羅連續數個後空翻,折返回到了一眾奧特曼們的身邊!

“貝利亞到處亂跑,死活不願與我正麵交鋒!!”

“各位,請把光和力量借給我吧,我要發動究極賽羅之劍!!”

賽羅獲得了升級版帕拉吉之盾後,雖然已經力壓貝利亞一頭。

但貝利亞可不想死!

於是乎,貝利亞秦王繞柱走,走位走位回首掏,反正就是不跟賽羅正麵對抗!

“今天,一定要在這裡終結貝利亞的侵略詭.....”

“嗯?”

一般來說,賽羅這句話說完,眾多奧特曼就該助自己一臂之力了。

然而半晌都冇有動靜,讓賽羅很是懵逼。

於是乎,賽文看到了讓他此生難忘的一幕。

雷歐師傅騎在老爹賽文頭上老拳伺候!

初代叔叔十分乖巧躺在邊緣芬芳落淚!

艾斯叔舉棋不定琢磨自己是否說錯了話!

總之......

感覺這裡不是很像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