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尊女婿》 小說介紹

天尊女婿小說(主角陳澤陳韻江晗) 完整版,個人感覺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夠曲折,有虐有愛,感情專一,一路懸念不停,看到停不下來,用了兩天時間一口氣看完的。...

《天尊女婿》 第3章 免費試讀

“你乾嘛?”

陳澤舉起手護在頭前,確認了眼前的女孩兒是姐姐,陳澤骨子裡對她的慫勁兒也湧了起來。

陳韻粗暴地推開他的手,抓起陳澤的手猛地一扭。

嘶……

“疼,疼,姐……鬆手……”陳澤大喊。

陳韻根本不理會,上下其手對陳澤檢查,並冇有什麼異常。最後迷茫地開口:“阿澤,你真是你?”

“不然呢?”陳澤苦笑。

“可是你怎麼會這麼厲害?你知不知道,就算是在仙界真氣那麼濃鬱的環境下,有武學基礎的天才們也得三四個月才能練出真氣!”陳韻說。

陳澤聽完眉腳扯動一下,擺出一絲得意:“我是超級天才唄。”

陳韻忍著錘他的衝動,“彆得瑟,呼吸法是基礎修煉,不能有差錯的。你一次就能練出真氣,運行的時候若有差錯,輕則受傷重則喪命。”

“有這麼嚴重麼。”陳澤覺得姐姐危言聳聽,剛剛他已經嘗試過,很輕鬆很容易。

“當然有這麼嚴重,仙界不知多少天才因為自負毀掉了令人羨慕的天賦。阿澤,你有這樣的天賦姐很高興。等你的神識達到一定境界,就能從這枚傳承玉符裡學習到更加高深的功法。”

陳韻從領口裡取出一枚硬幣大小的玉符,雕刻著古樸晦奧的紋絡。陳澤隻看一眼就深陷進去,不由得伸手:“姐,能借我看看麼?”

“當然可以。”陳韻絲毫不猶豫摘了下來。這東西是寶貝,可現在對他們來說就是一枚普通的玉佩。

拿在手裡,陳澤感覺心‘通通’的越跳越快,彷彿血液流速都快了幾倍。

“姐,這就是小說裡說的傳承玉符?好奇怪,這不就是一枚玉佩麼,怎麼能記錄資訊呢?”陳澤問。

“從外表看這的確是一枚玉佩,但內部刻著陣紋,可以記錄神識傳承,記錄思想。你姐姐我回來的時候被虛空裡恐怖的氣息碾碎了身體,偶然進入裡麵才活了下來。可惜當時我已經陷入沉睡,否則記下幾篇高級功法用來給咱們打基礎對修為提升更大。”

陳韻略帶遺憾,眼下她肉身儘毀,藉助他人身體複活,短時間內神識恐怕都無法修煉到可以接受傳承玉符的強度。

“我玩意真能存東西?那要怎麼用?”陳澤好奇翻看,很難想象這麼個小玩意什麼工具都不用,可以直接用神識讀取。

“神識強大的人隨便讀取,神識不強的人隻能貼在眉心處才行。”她見陳澤像模像樣地把玉符貼在眉心笑了,“這玉符可是大宗仙門的傳承玉符,設有禁製,你現在的神識無法外放根本無法讀取。”

嗡……

她的話音還未落,陳澤整個人都飛了起來,仰麵朝上四肢微微下垂,玉符閃著耀眼的仙華湧動磅礴的仙氣。

“阿澤!”

陳韻大驚,她冇曾料到陳澤竟然真的觸發了玉符的傳承禁製。可是以陳澤**凡胎的那點兒神識,怎麼可能承受得住這麼龐大的仙家禁製。況且那玉符裡可是整個仙宗成千上萬年的傳承資訊,普通人的大腦根本就裝不下。

砰!

她想要伸手打斷,可她自己現在隻是普通人,還冇碰到陳澤就被掀飛。

再起來,衝上去……

砰!

噗……

陳韻口吐鮮血,勉強撐著身子看著陳澤。她很後悔,乾嘛要給弟弟看這些東西,原以為自己回來了,憑藉著這些年在仙界的所學所識能給弟弟一個很好的生活,誰料到反而害了他。

“啊……”

陳澤突然睜眼大口,玉符猛地綻放異芒,隨後漸漸消散。陳澤緩緩落到地麵,陳韻咬牙爬了起來,跑過去摸摸他的脈搏,又把耳朵貼在胸口上,聽到陳澤‘隆隆’的心跳聲纔打出一口,總算是命還在,隻是不知道神識損傷多少,會不會成傻子。

格楞!

大門被打開,一個身著白色紗織T恤的女子走了進來,帶著一副無邊框眼鏡。明明是很隨意的打扮,卻給人一種不近煙火的氣質。

江晗第一眼就看到了那個趴在陳澤胸口的女孩兒,她愣住的同時心頭一緊,三秒後壓住躁動的內心開口:“我冇打擾你們吧。”

陳韻也蒙了,緩緩坐了起來腦子有點兒跟不上路。雖然陳澤是親弟弟,可他這德行,一頭披肩發跟姑娘似的能紮起來了,要不是自己催著洗澡隔著二裡地都能被熏到,怎麼還有女朋友?還是個很有‘料’的女人。

上下打量下,陳韻有點兒自卑,貌似自己找的這具身體,除了長相之外冇有什麼優點。

“你是誰?”

女人是個很神奇的動物,哪怕第一次見麵,陳韻也自然而然地進入了長姐的角色。所謂長姐如母,現在她母親下落不明,她當然要替母親把好關。

江晗的眉毛很好看,打扮也很簡約,揹著的是工作包,一看就知性女孩兒。

“我是這兒的租客,他知道的。”江晗指了指地上的陳澤,好奇問道:“他怎麼了?該不會你給他下藥了吧。”

江晗租陳澤的房子也有半年多了,很清楚這傢夥有多邋遢,而且平時根本不出門,最多跟小區門口小賣鋪的老闆算是朋友。

突然這麼個漂亮姑娘出現在家裡,偏偏陳澤看起來還一副昏迷不醒的樣子,這事兒絕對不正常。

“我為什麼下藥,你說什麼呢?”陳韻不解。

江晗不理會,她推斷不可能憑著一個女孩兒就敢出來作案,肯定是團夥兒。她直接打電話報了警,這操作看的陳韻蒙圈了,“你有病吧,無緣無故的報什麼警啊。”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是乾什麼的,不就是用美色誘惑男人開門,然後迷暈他偷東西麼。你們這種不高明的團夥兒作案也就陳澤這個笨蛋會上當,我已經報警了,你跑不了了。”

陳韻都被這女人氣樂了,“他都這樣了,有那功夫叫救護車不好麼。”

“救護車我肯定會叫,但是得等警察來了再說。”

陳韻苦笑連連,再次在江晗身上打量下,道:“我弟弟怎麼找了你這麼個胸大無腦的女人,今後老陳家的後代可咋整。”

“你才……”江晗看了眼陳韻,搖搖頭:“你隻剩無腦了。看來冇打聽清楚陳澤的情況就把他迷暈了,陳澤的姐姐跟母親坐飛機失蹤了。再說你的年紀一看就冇他大,還姐姐,等著吧,警察馬上就到了!”

“你纔沒有……胸呢!”陳韻伸手摸了摸,後半句話說的心虛。這具身體的發育還真不怎麼樣,估摸著剪了頭髮當男生冇人懷疑。

噹噹噹!

說話的功夫就有人敲門,江晗得意仰頭:“騙子,警察來了,我看你怎麼辦!”

打開門,外麵站著四名警察,為首的出示自己的證件:“警察,我們接到報警說這裡有人入室盜竊。”

“對,就是我報的警。”江晗轉頭指著陳韻說:“就是她,迷暈了陳澤,不知道要做什麼。我估計她還有團夥兒,要不是被我堵在這兒怕是這裡都要被搬空了。”

陳韻快被這女人氣死了,無論怎樣,現在她回來了,絕對不允許弟弟跟這個女人在一起。

“你纔有團夥兒呢,我是陳澤的姐姐,我是陳韻,我從小在這裡長大!”

“陳韻坐飛機失蹤四年了,況且陳韻根本就不長你這樣,你看起來比陳澤都小,怎麼可能是他姐姐。”江晗反駁。

為首的警察聽得頭大,“都彆吵了。兩位女士,先把受害人送去醫院檢查下。這裡的事情如何,等受害人清醒過來就都清楚了。”

“聽聽人家警察說的,這才叫專業。”陳韻跳著吼道,“跟我咋呼,我告訴你,想跟我弟在一起,我不同意!冇門兒!”

救護車很快到了,兩個女人都跟著上了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