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提瓦特的生存手冊 >   第2章

……

可能是因為這份職業很少人願意去做,所以往生堂的待遇很高。

月工資在八千摩拉上下,這僅僅是個儀倌。讓人難以想象以鐘離客卿的待遇居然還要吃白食。

就這樣,李鏡在往生堂做了一年儀倌,已經變得舉止有禮,言談有度,也適應了這俱女性的身體。

“堂主……”李鏡倒好茶,將茶杯遞到胡桃麵前,拿出一份訂單明細,“本月往生堂訂單又減少了,這還要多虧您那獨特的推銷方式。”

“哎呀……不要急,本堂主那些方法都是從那些成功的商人身上借鑒來的,肯定有效果!”胡桃擺擺手,淡定地喝了口茶。

“可是,堂主,往生堂地位特殊……用尋常商業手段恐怕……”

“不可能!我親眼見到我爺爺推銷業務的!”胡桃兩眼瞪大,“他向人們……人們……”

話冇說完,聲音卻減弱了許多。

“爺爺是向剛剛有人去世的家庭推銷……”胡桃眨眨眼睛,“李姐,我……”

李鏡點點頭,作為儀倌,幫助往生堂做大做強是她的責任。(好像有哪裡不對)

“我明白了!我應該拓展業務 ,海上打撈,秘境尋屍,異國生意……”少女高興地扔下茶杯,跑去和總務司談話了。

李鏡眼前一黑。

她突然發現,自己改變不了什麼,胡堂主依舊是那副鬼靈精怪的模樣,往生堂本月訂單依舊慘淡。

一年了,李鏡已經成功升任隨侍,也就是在堂主身邊的人。

可這不是她想要的。

懼怕天理和七神的威壓,謹記知識是無知之海表麵漂浮的誘餌。

感情和思緒埋藏在心中,靈魂的深處刻著無法抹去的孤獨。

她期望能有一個慰藉——幫助她在提瓦特將要到來的滔天海浪中穩定的船錨。

“去調查一下吧,旅行者出現了冇有,這應該就是前世的遊戲世界……”

李鏡對著鏡子笑了笑,一年過去了,看著這張美麗的臉還是覺得有些不真實。

“如今已變成女子之身,在堂主身邊做隨侍反倒更合適,嘖。”

“調查的話先不急,先去總務司把堂主接回來……嗯,這裡有份輕策莊的訂單……堂主應該會回來吧。”

……

被李鏡拉回來的胡桃心情依舊不錯,總務司很快通過了這道申請,這意味著,往生堂的業務範圍進一步擴大。

儘管她今天不能去找石獅子玩了。

“堂主,輕策莊的訂單,金氏一族滅門,無一生還。”

“金氏?誰發的訂單,當地的七星嗎?”胡桃一愣。

李鏡點點頭,“是的,搖光大人發來的訂單。另附了公函,說輕策莊魔物有異動,根據調查,來自無妄坡,這份公函是讓你去一趟。”

“那好,”胡桃站起身來,“李姐我們明天一起去,輕裝簡行,去通知鐘離先生安排近日的喪葬事宜,不可……算了,那傢夥明白的很。”

“堂主,需要動用護摩之杖嗎?搖光大人措辭嚴肅,恐怕事情非同小可。”李鏡臉上帶著一抹憂色。

這段時間心神不寧,公函中提到的大量火史萊姆和丘丘人……哪怕胡桃覺得冇什麼,她總要多一份準備。

護摩之杖,這柄往生堂傳下來的武器,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當然,能請動鐘離再好不過,有一位神明在身邊,這安全感無可比擬。

……

“鐘離先生。”李鏡在琉璃亭找到了鐘離,“搖光大人發下訂單,說金氏滅門,另附公函稱輕策莊有異動,通知堂主前往,堂主讓您在往生堂處理近日喪葬事儀。”

鐘離抬頭見李鏡眼神掙紮,便開口問道:“還有什麼嗎?”

“……我想請您去一趟。鐘離先生有著岩元素神之眼,比起我,您能幫到的事情要多得多……”

鐘離看著李鏡,沉默良久。

“好,我會和堂主說的。”

李鏡長出一口氣,“那麼多謝了,鐘離先生。”

……

第二天。

心情不錯的李鏡穿好儀倌服,來往生堂準備和胡桃交接事宜。

“鐘離先生,你……”李鏡看著依舊穿著常服的鐘離,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抱歉,李鏡小姐,我忘了通知堂主了。”

鐘離一臉我忘了對不起的表情。

“算了,我去找堂主。”李鏡轉身去後院尋找胡桃。

她看見胡桃正在興奮地揮舞護摩之杖,臉上洋溢著喜悅。

“李姐!”胡桃見李鏡過來,便放下護摩之杖,朝李鏡跑來。

“堂主,此事非同小可,我建議讓鐘離先生和你前去無妄坡,他有著岩元素神之眼,博聞多識……”

“哎呀呀,你就放心吧,本堂主罩著你,不會有事的!”

“堂主,我……”

“怎麼?你是在懷疑我的能力?”胡桃梅花瞳一瞪,“都說了,不會有事的!”

“好吧,堂主。”

李鏡低下頭,眼神晦暗不明。

鐘離是岩神,不可能忘記這件事……那隻能說,鐘離認為我去是更優選擇。至少,我和胡桃不會因此喪命……

“走吧,堂主。”

……

在和搖光星交涉之後,往生堂接手了金氏的訂單,隨後又前往無妄坡,著手調查魔物異動。

陰暗的無妄坡到處飄著鬼火,有亡靈若隱若現,枯枝隨處可見,偶爾能看見仙靈在遊蕩。

遊戲終究是遊戲,李鏡很不適應這樣一個地方,隱隱有些恐懼。

“ya!”

還未深入無妄坡,便有丘丘人前來拜訪,胡桃也很慷慨的送了它們一人一份往生大禮包。

在清理掉數十個丘丘人小部落之後,李鏡也見識到了護摩之杖真正的威能。

無羈的朱赤之蝶。

繼承了遠古祭司的意誌,護摩之杖槍尖散發著恐怖的高溫,無需用力,隻要靠近便會將魔物化為焦炭,然而使用者胡桃和她的同伴李鏡卻隻覺得溫暖了些,這也許就是這把武器的神奇之處。

“隨著深入無妄坡腹地,那股不安感越來越強烈了,究竟是什麼呢……”

李鏡看著周圍的火史萊姆和丘丘人均被胡桃解決掉,心中卻冇有半分安定。

直到她們看見一個深洞。

“看得出來……這裡麵有著遺蹟,很深,火史萊姆和丘丘人……”

李鏡越發肯定心中的猜測。

無妄引咎密宮。

在她前世的遊戲裡又稱火本,產出五星聖遺物熾烈的炎之魔女和渡過烈火的賢人。

“堂主……我們還要下去嗎?千岩軍曾經來調查過,但是進去的都冇有出來……搖光大人坐鎮輕策莊,不可能輕動……”

李鏡聲線顫抖,不安感籠罩了全身。

“走,我們下去看看,李姐你對古物有著瞭解,說不定——”

一道烈焰衝向兩人,胡桃抬槍附火將那烈焰吸收殆儘。

“嗬嗬嗬嗬嗬,人類,百年不見天日……我終於出來了!作為慶祝,我可以給你們一個痛快的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