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浩,恭喜你獲得神級拍賣係統!”

“隻要拍賣成功,就能獲得最高價值億萬倍返利!”

“拍賣返利規則第一條:禁止套娃!!!”

“即,返利獲得的獎勵,再次拍賣後不會獲得返利獎勵!”

“拍賣返利規則第二條:每天的拍賣返利名額,僅限三件商品!當天冇用完的名額可以累計,最多累計十天!”

蘇浩掀開被子,從床上翻身而起。

看著躺在身邊一絲不掛的漂亮美人,以及腦海中剛剛響起的係統提示音,蘇浩頓時陷入了沉思。

頭痛欲裂!

一段新記憶出現在腦海中。

蘇浩穿越了,前身父母死得早,早早給前身留下了一座拍賣場。

前身父母本以為,前身能夠憑藉這座拍賣場,安穩過完這輩子。

但前身縱慾過度,且荒廢修行,不到二十歲的年紀,就死在了女人的肚皮上。

蘇浩因此穿越過來。

整理了一下記憶,蘇浩很快就適應瞭如今的身份。

前世的蘇浩,同樣也是累死的,不過是累死在工作崗位上。

老天給了他一個重生的機會,他不會浪費這麼好的機會!

雖然如今整個拍賣場的經營情況無比糟糕,甚至整個夏族的情況都不太好,但蘇浩依然乾勁十足,畢竟開局係統傍身!

蘇浩穿好衣服,步伐虛弱的走出房間,來到院子裡。

正好迎麵走來一個愁眉苦臉的中年男子,一看就是常年辛苦操勞之人,臉上佈滿了風霜。

“王伯,你在因為什麼事情發愁?你來得正好,我有事找你。”蘇浩看著迎麵走來的中年男子說道。

王伯全名王富貴,是拍賣場的總管事,服侍了蘇家三代人。

王伯看著麵前這個臉色蒼白,腳步虛浮的蘇家唯一血脈,他心裡的憂愁愈發濃鬱了,心想完蛋嘍。

王伯親眼看著蘇浩前身長大,知曉蘇浩前身何等嬌生慣養,長大後又是何等張揚跋扈,成日隻會花天酒地。

此刻突然叫住他,肯定不會有什麼好事。

因此冇等蘇浩繼續開口,王伯就搶先說道:“少爺,賬房那邊實在是拿不出錢了,上次您在醉仙樓還賒了筆賬冇還清,賭場那邊的欠賬也有很多,其餘大大小小各種開銷,咱們現在已經是舉步維艱了!再這樣下去的話,您的拍賣場,就會被人拿去抵押結賬了!”

王伯說著說著,都快哭了,他太難了這些年。

蘇浩麵無表情的點點頭:“這些事情,我都心裡有數,我不是問你要錢的。”

王伯心裡頓時咯噔一下,難不成少爺要他的命?!

可他賤命一條,又能拿去做什麼?!

卻聽蘇浩繼續說道:“我昨夜夢見我父母,他們在地府過得很不好,因為我這些年犯下的種種過錯太多,我能活到現在,全靠父母庇佑!所以我決心從今天開始,重新做人,絕對不會再做任何蠢事!”

王伯驚呆了,顫顫巍巍道:“這、這、這……”

這了半天,愣是說不出一句話來。

王伯心想,這莫非又是少爺變相問賬房要錢的一種新套路不成?!

類似的事情,蘇浩前身並非冇有做過!

抱著將信將疑的態度,王伯謹慎說道:“少爺能夠及時悔悟,老爺夫人若泉下有知,一定會欣慰萬分的。”

冇有人比蘇浩更加清楚,前身到底做了多少混賬事,王伯這種反應和態度完全正常。

蘇浩問道:“王伯,大山小山二人可在?我有點事需要他倆幫忙。”

王富貴愣了一下,然後連忙轉頭對著院外大喊道:“大山、小山,你們速速進來!”

立即便是有兩道壯碩青年身影從院子外竄了進來,腰間還佩戴鋒利刀劍,滿臉凶煞之氣。

“義父有何吩咐?”大山小山二人對王伯恭敬行禮問道,看到王伯身邊的蘇浩,兩人的眼底都是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厭惡之色。

大山小山是王伯收養的兩個孤兒,兩人都達到了武道第一境【鍛體境】的第七重天,算得上是拍賣場中目前最強力的兩名護衛。

大山小山對王伯和蘇家忠心耿耿,雖然看不慣蘇浩前身的作風,但礙於王伯麵子,都是敢怒不敢言。

此刻看到王伯叫他們進來,以為又是要保護蘇浩出去花天酒地,兄弟兩人的臉色都不太好看。

“少爺有事吩咐你們。”王富貴開口說道。

兄弟倆聞言,心裡對蘇浩的厭惡之意愈發濃鬱,確信蘇浩一定要讓他倆保護他出門作樂。

但王富貴在身旁,兄弟倆還是假裝恭敬道:“請少爺吩咐!”

蘇浩淡淡道:“麻煩你倆幫我把媚兒押出來,我有事審問她。”

王富貴三人聞言,紛紛目露震驚之色!

他們可都是非常清楚,當初蘇浩前身為了從春風樓爭奪花魁媚兒,下了多大的血本!

從此蘇浩前身日日夜夜和媚兒笙歌起舞,媚兒相當於是蘇浩前身最寵愛的禁臠!

但王富貴不知道的是,媚兒體內有一絲狐妖血脈,對於蘇浩前身那種荒廢修為之人,是絕頂美味的毒藥!

蘇浩前身正是因為和媚兒在一起的時間太久,身體日漸虛弱,最終被妖氣侵蝕,萬劫不複!

大山小山兄弟倆聽到蘇浩的話語,頓時有些遲疑了,生怕這是蘇浩某種陷害他們的奸計!

但王富貴還是催促道:“你倆聾了嗎?還不趕緊照做?!”

兄弟倆聞言不再遲疑,直接衝入蘇浩臥房,將還在美夢中的媚兒,用被子裹住後,直接粗暴的拖了出來!

媚兒人都傻了,先是瘋狂掙紮,見無法奈何兄弟倆後,她看到了站在院子裡的蘇浩和王富貴兩人。

媚兒連忙看著蘇浩委屈至極道:“夫君!他們這是什麼意思?!都把人家弄疼了!”

然而蘇浩看都不看媚兒一眼,隻是冷笑道:“彆裝了,我已經知道是誰把你送到我身邊的了,等我死後,蘇家的拍賣場,就是你們的了吧?可惜,你們的如意算盤落空了。”

媚兒眼底劃過一抹震驚,但表麵上還是疑惑的眨眨眼:“夫君,你在胡說些什麼,自夫君幫我贖身那一日起,我的全身心就都是夫君一人的,怎麼可能會做對不起夫君和蘇家的事情?”

“我數三個數,你不招的話,你現在就得死。”蘇浩依舊冷冷道,“一……二……”

媚兒本來還想狡辯幾句,但看到蘇浩來真的,頓時嚇得她直接跪倒在地,連連求饒道:“夫君!我錯了!都是他們逼我的!都是宋家逼我的!”

一旁的王富貴三人都震驚了,他們冇想到,原來媚兒竟然是宋家安插在蘇浩身邊的棋子!

同時他們也很吃驚,蘇浩是怎麼發現媚兒的真實身份的?

他們一直以來都以為,蘇浩隻是個冇有腦子的紈絝少爺!

蘇浩冇有再搭理媚兒,而是看著王富貴說道:“王伯,我想了一下,我父母在地府裡冇人伺候照料,你們幫我把媚兒殺了,埋在我父母墳旁,讓她下去伺候我父母生活起居吧。”

王富貴三人再次震驚,媚兒更是嚇得想要去抱住蘇浩,乞求蘇浩原諒!

“殺了。”蘇浩向前兩步,躲開媚兒伸來的雙手。

大山小山兄弟倆見狀也不再遲疑,直接抽出刀劍,刺穿了媚兒的心臟!

“王伯,你方纔愁眉苦臉的,可是因為今晚的拍賣一事?”蘇浩看都不看媚兒屍體一眼,隻是詢問王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