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劍道至尊 >   第679章 了卻人情

-“卓兄,李婉兒這等美人,你真捨得?”

此刻在客房之中的衛天四人看了一眼癱倒在床上的李婉兒,四人皆是喉嚨一動看向了卓偉問道。

“放心,有我卓賢在,好事自然不會忘了各位兄弟們。日後在這杭城之中,我們幾家還得多走動走動。不過這第一次,可得我來。待我完事之後,你們再進來。你們,冇意見吧?”

卓賢聞言笑著拍了拍衛天的肩膀,隨後看著四人開口說道。

衛天四人,分彆是杭城衛實集團、孫氏集團、蘇氏集團以及王氏集團的公子。

自從卓賢回國之後,和這四人打得最為火熱。雖然這四家集團比錢氏集團略遜一籌,但在這杭城也是中流砥柱的企業。

除了李德集團、薛氏集團、卓氏集團以及以及覆滅的劉氏集團之外,衛天四人的家族也有這四小集團之稱。

卓賢能夠和這四人走近,自然也是為了穩固卓氏集團的地位。二來,便是有這四家的支援,卓氏集團也能夠在杭城屹立不倒。至少在這一年多來,這四家和卓氏集團的合作也越來越密切起來。

“這是自然,這等美人,我等能夠一嘗就已滿足。既然如此,我們就先不打擾卓兄的雅興了。卓兄,你儘興。”衛天聞言頓時笑著點頭附和著說道。

隨後話音一落,再度看了一眼床上的李婉兒之後這才轉生朝著大廳走去。

隨著房門關上,卓賢的目光也隨即看向了李婉兒。眼神一片火熱,不過更多是則是深深的狠厲之色。

在父親的壓力之下,卓賢也知曉自己無法娶李婉兒這樣離過婚的女人成為卓家的媳婦。而且如今有著錢家的千金出現,卓賢的目標自然也將放到長遠之上。

加上李婉兒對卓賢的態度不溫不熱,自然也讓卓賢心中產生了怨恨。既然無法得到那便毀掉,這便是卓賢如今心中的真實想法。

砰!

就在衛天四人喝著酒不時看著客房的門時,一道巨大的砰響之聲突然響起。下一瞬,厚重的房門頓時被巨力踢飛倒飛而來。

“你是誰?”衛天四人嚇了一跳,在看到李玄走進來時頓時厲聲喝道。

李玄進屋看了一眼四周,隨後冷眼看向了衛天四人,隨後緩緩開口道:“滾!”

蘊含李玄氣勢的一聲,猶如晴天霹靂一般在衛天四人耳中響起。四人肝腸寸裂,一股股微黃色的液體瞬間流淌而下。此刻的衛天四人眼神無助,哪裡還有離開的氣力。

李玄冇有理會衛天四人,隨後再度出腳一腳踹開了客房的房門。

砰!

說來也巧,這房門不偏不倚的正好將聽到屋外動靜剛剛起身準備出門檢視情況的卓賢砸中。

“是你?!”卓賢捂著腦袋,一臉鮮血的跌坐在地。而在看到進屋的李玄之後,頓時吃驚喊道。

此刻的卓賢心中巨駭,李玄的這一腳居然能夠將這房門整個踢飛。而更重要的是,自己要做的事情居然被髮現了。

“禽獸東西!”李玄看了一眼床上的李婉兒,隨後也看到了搭在床旁的DV。先前卓賢對衛天四人所說的話,李玄自然也聽到了耳裡。

隨後大手一揮,一股靈力瞬間射入到了卓賢的下半身。

“下半輩子,自我懺悔吧。”

“你對我做了什麼?!”感受到下半身的冰涼,卓賢頓時驚駭的喊道。

“聒噪!”李玄聞聲微微一皺眉,隨後再度一揮手。卓賢瞪大了雙眼,竟是發現自己無法出聲。

此刻的卓賢終於感受到了李玄的恐怖,那看向李玄的雙眼瞪得老大,仿若李玄是魔鬼一般。

“李總,你讓人來處理一下吧。”李玄沉吟了片刻之後,隨後撥通了李恩忠的電話。

在掛完電話之後,李玄伸手朝著李婉兒一指。一股靈力冇入李婉兒的體內,瞬間將其體內的酒意和藥效清除。見李婉兒睫毛微微一動時,李玄拉過被子將其遮蓋了下來。

“啊!”

一分鐘後,一道巨大的驚恐之聲傳遍整個走廊。

李玄聞聲微微皺了皺眉,隨後看著醒轉過來的李婉兒道:“你先穿衣服吧。”

李玄說完,提起一旁角落的卓賢走了出去。

數分鐘過去,李婉兒穿好衣服走了出來。看了看李玄以及癱坐在地的卓賢五人,略顯害怕的走到了李玄身後。一臉驚魂未定的樣子,顯然還未從剛剛醒轉過來時看到的一切安定下來。

“那酒裡被他下了藥,你也不必擔心。稍等一會吧,警察應該快到了。”李玄看了一眼李婉兒,簡短的解釋了一句之後便繼續看向了卓賢五人。

在李玄的氣勢威壓之下,卓賢五人雖然聽到了有警察到來想要逃跑也無能為力。五人皆是神色緊張的彼此對視了一眼,眼中滿是恐懼之色。

“李玄,謝謝你。”李婉兒聞言看了一眼卓賢五人,隨後神色複雜的看著李玄說道。

在剛剛穿衣服的同時,李婉兒自然也看到了屋內的DV拍攝儀器等。李婉兒心中清楚,若是冇有李玄的出現,恐怕自己今日難逃一劫。

而自己的這一輩子,都將毀在卓賢的手裡。

至於李玄是如何知曉的這一切,在李婉兒心中已然不重要。

咚咚咚!

就在這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卓賢五人聞聲,臉上的汗水更加流淌的快了幾分。

“李先生,婉兒小姐。”隨著警察的出現,李恩忠也在隊伍之中來到了李玄和李婉兒二人的麵前。

“李總,這裡就交給你了。”李玄聞聲站起身來朝著李恩忠微微點了點頭,隨後轉身看向了李婉兒道,“看在你給我父母上墳的份上,這一次算是還了你的人情。今後自己凡事留個心眼,今日之事權且當個教訓吧。”

李玄說完,頓時轉身朝著屋外走去。

“李玄……”李婉兒見狀,頓時開口喊道。

不過準備追出去的腳步,卻被李恩忠給攔了下來:“婉兒小姐,你恐怕還得和警察他們說一下事情的經過。李先生那裡,恐怕也不想讓你過於打擾。”

李婉兒聞言神色落寞的點了點頭,隨後徑直朝著帶隊的隊長走了過去。-